Miu

[閃軌] 插曲(上)

最近買了閃軌的漫畫還有重溫閃一的故事
覺得閃一的大家真是太可愛了wwww
尤其是馬奇亞斯(((怎麼那麼可愛哈哈哈哈

總之因為這樣就腦洞了一篇閃一期間的短篇!
最近我也開始把文章搬到Blog,以後會兩邊同時po文吧
尤其是18x相關的文(欸)
也會有一些遊戲雜談之類(?)
歡迎大家來玩(?)

http://nfornine.blog.fc2.com/
以上是連結,現在裡面東西還很少就是了www

今天這篇大概是黎恩中心,下篇會有微克洛黎恩要素

------

「唉呀……我感覺到了。黎恩同學這幾天似乎會有"男難"呢……」
下課後,黎恩在回家的路上偶遇占卜社的社長貝莉爾,她忽然朝黎恩丟下了這句話,就神秘兮兮地...

[閃軌] 7 Wishes(3)

好想玩閃三(煩)
我需要黎恩醬治癒我貧瘠乾枯的心靈

------

「……你再說一次?」
「跟我玩Blade呀,怎麼了嗎?」
「Blade……那是什麼?」
「你不知道嗎?那是一種很有趣的紙牌遊戲。規則很簡單,你一定很快就會上手的。」
看著手上的紙牌,我想起了那傢伙的第一個願望。
為了實現他的願望,那一個下午,我們像是永遠不會膩一樣,不斷地玩著Blade,直到夕陽西下為止。

------

由於黎恩身體尚未完全康復,這幾天仍須住院療養,無法離開醫院,隔天,雷克托再次來探望他的時候,黎恩就向他提出了「帶一副Blade來」的要求。
「啊?Blade?」向來從不露出任何破綻的雷克托,表情難得地出現了半秒左右的呆滯,「……少爺,...

[閃軌] Your Clothes

延續上次First Kiss背景的短篇
最近忙著玩台服FGO都忘了寫東西了(欠揍)
總之雖然已經過了還是祝大家520快樂哦哦哦哦(((

------

自從黎恩當上了教官,開始教導學生以來,已經過了兩個月左右了。
在第二士官學院的生活雖然忙碌,卻也十分充實。他甚至還帶著學生們去了一次特別實習。
這天,黎恩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宿舍裡,正準備換下衣服去洗澡的時候,卻突然在桌上看見了一件包裹。
包裹沒有署名,但上面的字條卻讓他感到相當熟悉。
那灑脫而豪邁的字跡,怎麼看都屬於「那個人」——
克洛·安布斯特,那個黎恩原本以為已經在那一年的12月31日永遠閉上眼睛,但卻又在半個月前的特別實習中突然出現在自己與學...

[P5] 全員向 偽裝作戰(中)

本回完全是屬於Joker的回合
穿女僕裝的Joker什麼的......啊嘶
突然覺得這篇該不會其實是抹布主之類的吧((

------

黑色長髮的女僕裝Joker風也似地在華麗的古城中穿梭,靈巧地閃過了許多外型可怖的守衛。
——在這座古城內,所有的守衛都是披著活屍外表的陰影,有些是骷髏士兵,有些則是身上散發惡臭氣息的腐屍。Joker輕巧地從它們之間穿梭而過,長及膝下的裙子雖然看似累贅,但穿在「她」的身上,卻完全不影響她流暢的動作。
「Joker,前方走道盡頭就是這次的目標所在地點了!」
「注意,門前還有一個巡邏的守衛!」
「一口氣幹掉後再前往接觸目標比較好。」
同伴們的聲音在「她」的耳邊響起,「她」沒有回答,只是...

[閃軌] 新型手銬的測試

花了兩天終於寫好了⋯⋯
某靖生日快樂啊!wwww雖然是昨天(誒)
總之說好的綑綁梗完成了((
感謝Ellen提供題材wwww

附註一下本篇的設定是兩人擔任遊擊士,還處在曖昧關係尚未在一起(?)

------

「新型手銬的測試?」
克洛一臉疑惑地拿起米雪爾遞給他與黎恩的任務道具仔細觀察,「這怎麼看都是一個很普通的手銬而已啊。」
「對呀,這可是劃時代的新發明!這個手銬與導力器連動,不僅材質特殊,不會弄傷被抓的人,而且要解開只能由導力器持有者來解,既安全又有效呢。無論是逮捕小偷、捕捉逃脫的寵物、還是緝捕魔獸,甚至某些特殊需求,都超級好用的啊!」
任務的委託者熱心地開始搭配動作向兩人解釋如何使用這項新發明。看著他眉...

[P5] 全員向 偽裝作戰(上)

原本只是群裡在腦洞妄想女裝Joker
不知不覺就碼了這麼一篇()
女僕裝什麼的真是太棒了!
(突然興奮的患者.jpg)
背景是設在一個假設的殿堂,因為只是想寫Joker穿女裝所以就別太注意細節了((

------

某殿堂的Safe room裡,怪盜團成員們正認真地進行作戰會議。
「這次的Boss,要從他口中套出情報,似乎有點難度。」作為怪盜團智囊團主力擔當,Queen首先發言了。
「各位有沒有探聽到什麼相關的訊息?」
「嗯……只知道他好像興趣有點特別,最喜歡女裝的男孩子什麼的。」Panther猶豫了一下,還是把探聽到的事告訴大家。
「啊,是的,聽說他格外喜歡長相清秀的少年穿著女裝,尤其是學校的泳裝或女僕裝、護士服...

[閃軌] 7 Wishes (2)

謝謝大家的留言與按心
可是為什麼大家都覺得這是刀www
其實我覺得還挺治癒的說!

------

2
我站在鏡子前。
左胸處有著一塊手術後留下的疤痕,雖然顏色很淺,但它確實是存在的。
這是我獲得新生的證明。

------

「問我怎麼死的?」克洛露出了有些困惑的笑容,「這種事有什麼知道的必要嗎?」
「嗯。我想知道。」黎恩認真地點了點頭,「雖然已經被迫接受了你的心臟,但我還是想知道這個心臟到底是怎麼來的。」
「車禍。」
「啊?」
或許是因為對方回答得太過簡短扼要,黎恩一時還沒會意,只是有些愣愣地看著眼前的銀髮幽靈。
「嗯?就車禍死的呀,怎麼啦,你不是想知道嘛。」克洛一派悠閒地欣賞著黎恩的反應。
兩人對望了好一會兒,直到黎恩的一句...

[閃軌] 7 Wishes (1)

不知道為什麼最近特別想挖坑()
忍不住就挖下去了,這篇的背景是有點類現代的感覺
大概就是這樣吧(什麼意思)

------

「嗯……」
我睜開眼睛。
陽光從沒拉緊的窗簾外透進室內,有些刺眼。
我有多久沒有睜開眼睛了?

------

黑髮少年掙扎著從床上坐起,立刻被病房內其他人制止了。
「黎恩少爺,你剛醒來,不可以這麼勉強自己的。」
紅髮青年苦笑著嘆了口氣。
「雷克托……?」剛睜開眼睛的少年似乎還有些迷糊,「我睡了多久……?」
「嗯,大概有一星期吧?」雷克托聳聳肩,「還好心臟移植的手術成功了,你一直不醒,閣下可是很擔心呢。」
「……是嗎。」聽到「閣下」這個詞,黎恩就沈默了下來。
「嗯,是呀,好不容易有適合的心臟捐贈者,動了手術...

[P5] 與小吾郎的同居生活(明主)1

題目很爛不要打我(((
還在想有沒有適合的題目wwww

------

一個平靜的早晨。
不久前剛換了新店長的「盧布朗」咖啡廳,每日的步調仍與往常沒什麼不同。在天還沒全亮時,新的年輕店長已經圍著圍裙在櫃檯裡忙碌了。
當準備的工作進行得差不多時,往二樓的樓梯處也傳來了腳步聲。一個穿著小學制服、看來大概是小學高年級學生的棕髮少年背著書包出現在樓梯口,見到站在櫃檯裡忙碌的店長,他就開口喚了一聲:
「早啊,垃圾哥哥。」
「吾郎,早安,還有,不可以叫我垃圾哥哥,要叫我爸爸。」年輕的黑髮店長將手在圍裙上擦了擦,然後伸手揉揉少年那頭柔軟的棕髮。
「欸,不要亂揉啦!我餓了,垃圾哥哥,早餐呢?」少年雖然出聲抗議,但他並沒有躲開,...

[P5] 喜多主-熱帶夜(18x)

(探頭)
一時心血來潮弄了一篇肉文
大概可以算是今年給自己的生日賀文?
可是總感覺寫得很嫩(遮臉)希望大家不嫌棄

大概沒有捏,不過建議玩到暑假再看(?)
我家的阿曉比較主動一點,希望不會感覺太少女什麼的
那麼連結在此

http://m.weibo.cn/5104256575/4102365139572266

(頂鍋蓋逃跑)

© Miu | Powered by LOFTER